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个人的仙境 > 第16章 奥义技初现

第16章 奥义技初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刚完成堂口任务回来,就看到这么有趣的事,看来我的运气不错。”
  蒋风缓缓登上训练台,他身后是潘扬、刘黑达一伙,他们眼里带着戏谑,仿佛在看一场好戏。
  看到蒋风登台,郑东平忙欠身行礼:“蒋学兄,你回来了。”
  蒋风目不斜视点头,目光一直锁定罗霄,神情木然,眼神却有着难掩的恨意。无论谁,只要是个男人,被重创那个部位,差点萎了,都会恨意涛天。近年来他要么在养伤,要么修练,要么执行任务,积累功绩点,再加上罗霄也很谨慎,一直没机会堵住报复。不过,现在机会来了,而且还是光明正大的理由,他的内心在这一刻简直是喜怒交集。
  这时突然听到一个似乎鼓足勇气的声音:“蒋……学兄,你是红带弟子,罗学弟是黄带弟子,你们不可以交手……”
  蒋风目光从罗霄身上移开,循声望去,看到一个瘦弱的黄带女弟子正怯生生看着自己,表情有些害怕,但眼神却倔犟。
  蒋风木然的表情稍稍绽开一丝笑纹,却并不给人以温和之感,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寒意:“你叫什么?”
  “段青岚。”
  “段学妹,你说得没错,我比罗学弟高一阶,当然不能交手,就算我们是同阶,也不能在这交手,而应该上武斗台。不过,你可能没听清我刚才说的是什么。”蒋风嘴角微勾,怪异一笑,忽然对郑东平道,“郑学弟,你告诉她,也顺便让罗学弟知晓。”
  郑东平迟疑一下,轻声道:“蒋学兄,也是孙教习的弟子,练习十绝散手已经一年多了。”
  这下所有人都明白了,蒋风就是少数几个练习十绝散手的红带弟子之一,他完全可以名正言顺在训练台上对罗霄进行“指点”,哪怕罗霄被“指点”得很惨,也不算触犯堂规。不少知道二人恩怨的弟子都是无语,只能说这罗莽子运气太糟,选什么不好,选十绝散手,这下撞到刀口上了。
  训练台上,从蒋风出现到登台,罗霄神情一直没变,等大概弄清楚情况,才缓缓向蒋风行了个礼:“原来蒋学兄也是同好,太好了!今日我的运气也不错,能有一位红带弟子当陪练。只可惜……”
  蒋风本想从这张脸上看到的惶恐失措慌乱等情绪,却一丁点都没有,有的只是令他牙痒痒的从容,阴着脸道:“不知罗学弟可惜什么?”
  罗霄展颜一笑,牙齿泛着白光:“可惜不是黑带弟子,不过瘾啊。”
  蒋风顿觉胸肺间有股怒气在膨胀,杀机四溢,拳头不由得攥紧,怒极而笑:“罗学弟武学课上得真不错,深谙激怒对手,令敌方寸大乱之道,不过,容学兄告诉你一件事——当实力差距太大时,激怒对手就是取死之道!”
  话音未落,蒋风就挟着一股狂风扑过来,五指如钩,直取罗霄咽喉——这是一上来就碎喉的架式啊!
  罗霄眼睛一眯:“蒋学兄很自信啊。”
  身体猛然蹿出,不闪不避,同样五指叉开,同样一记碎喉抓出,不过目标却不是蒋风的咽喉,而是他的五指。
  嗯?拼功力么?蒋风差点要大笑,眼神一狠,加速迎上。
  啪!
  二人指掌半空交击,爆开一股强劲气流,旋即十指互扣,同时发力猛板。这完全是放弃技巧,拼的是指力、腕力、臂力及元气的强弱。
  一旁观战的潘扬拍拍手,笑道:“这家伙完蛋了。”
  刘黑达恶恨恨叫道:“蒋老大,把他的手废了!”
  二人同伙们无不咧嘴大笑,看罗霄的眼神就像看一个傻蛋。不是么?红带弟子,那可是进入炼血期,开完三十二脉的高手,无论是丹田元气的深厚程度还是元气输出通道(经脉)都远不是开脉期弟子能比的。如果罗霄以技巧周旋,以刘黑达等人平日观察来看,这罗霄还是有几把刷子,一时半会拿他不下。然而,他竟然一交手就硬拼,简直就是找死!他凭什么拼?就凭他刚开的十脉么?
  此时训练台上,蒋风眼里闪过一丝残忍,元气狂涌,沿经脉源源不断输入手臂指掌,意欲一举板断罗霄指掌,彻底废了这个带给他羞辱的家伙,脸上却是风轻云淡,以教训的口气道:“罗霄,我知道你一气开十脉,也知道你能抓碎钢木,不过我要告诉你,开脉期在炼血期面前,什么都不是;而且抓碎钢木也没什么了不起,指力强不算真的强,只有元种强才是根本——啊!”
  咔啦啦!训练台上响起一阵令人心惊肉跳的骨节磨擦声。不过,却不是众人以为的罗霄,而是那一付胜券在握风骚模样的蒋风。
  “啊!啊!我的手……”蒋风四指反折扭曲成一个近乎九十度角,这样的角度已经是指关节反曲的极限,只要再稍稍用力掰一下,其结果就是指骨折断。这一刻,蒋风五官扭曲,汗水涔涔而下,眼里满是难以置信,还有一丝惊恐。
  “蒋学兄不愧是学兄,说得很有道理。还好,我的元种也很强。”罗霄神情平淡,紧紧扣住蒋风指掌,缓缓下压,剧烈的疼痛迫使蒋风不得不随着被控制的指掌而弯腰屈膝。
  “放……放手……”蒋风咬牙竭力支撑,汗如雨下,双膝颤抖,但无论怎么挣扎,都止不住下跪之势……
  围观的弟子们都惊呆了,这可是红带与黄带之战,结果这才一交手,红带就被碾压,而且还没完,还要摁脸在地,反复摩擦……这两人谁是红带谁是黄带?不会是互相掉换了吧?
  潘扬嘴巴张大,半晌才回过神来,怒斥道:“罗莽子,快住手!你要是敢这么做,就是与我们龙虎会为敌!”
  罗霄看都不看潘扬一眼,只盯着蒋风那布满血丝的眼睛,冷然道:“我不想惹人,同样也不想别人惹我,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听说过事不过三吗?这次你可以当是一个警告,如果再有第三次,你我之间,就要躺下一个才算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