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葬元 > 第564、565节 冀州鼎出,吕文焕败 八千字

第564、565节 冀州鼎出,吕文焕败 八千字

不想错过《葬元》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贵客随我来。”完颜卫霍颤巍巍的站起来,拄着拐杖走向石室的东壁前,指着上面的壁画,“贵客可能看明白这画的意思?”
  
  李扬等人上前一看,只见第一幅壁画是一群中原人打扮的武士,在追逐一群胡人。
  
  第二幅壁画是一个头戴十二旒冕,身穿黑色云纹衮服的王者,站在长城之上。长城之下,不少人还在修建城墙。
  
  第三幅壁画,是一个巨大的方鼎,上面雕刻着山川鸟兽。
  
  完颜卫霍有点得意的看着目瞪口呆的李扬,松根般的老手颤抖着摸着壁画上的巨鼎,目光迷离的说道:“这个墓室,就是这座鼎的鼎墓,这里埋的人骨,就是为这座鼎殉葬的。”
  
  李扬脱口而出道:“是鼎!难道是冀州鼎?”他神色激动的指着壁画,“这壁画,说的是秦军逐匈奴,始皇帝巡视阴山长城的故事吧?冀州鼎,竟然是埋在了此处?”
  
  完颜卫霍深吸一口气,“老夫也不敢断定一定是冀州鼎,但多半…就是了!”
  
  冀州鼎是华夏九鼎之一,是夏禹所造,传至战国,乃是最能代表华夏王权的圣物,比传国玉玺更加贵重,更加古老。
  
  始皇帝以后的天子,没有一个能做到“坐明堂,执传国玺,列九州鼎。”最多就是“坐明堂,执传国玺”。而宋元以来,传国玉玺再失,天子就只剩下“坐明堂”。
  
  根据史书记载,九州鼎被秦国得到。可秦国从东周洛阳抢走九州鼎后,九州鼎自此消失,不再见于史料了。
  
  问题是,九州鼎那么重要那么巨大的宝物,怎么可能消失不见?所谓无缘无故消失,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野史相传,秦国只得到了八只鼎,而徐州鼎沉入泗水。剩下的八只鼎被始皇帝埋了起来。八鼎分别埋葬于八州,用来镇大秦国运。
  
  可由于徐州鼎沉入泗水不知所踪,所以徐州没有被镇压,导致刘邦项羽在徐州造反。
  
  这当然只是传说,事实怎么可能那么玄乎?刘项灭秦怎么可能真的和徐州鼎沉入泗水有关?
  
  但是,野史传说透露的信息却很重要:八只九州鼎被始皇帝分别埋了起来。
  
  野史还说,始皇帝曾经五次巡视天下,所经过的路线很玄妙,应该是为了秘密埋葬九州鼎。
  
  由于九州鼎事关重大,始皇帝害怕泄漏埋葬的地点,所以毁掉所有的痕迹和记载。据说始皇帝焚书坑儒,也有掩盖九州鼎埋葬地点的意思。
  
  完颜卫霍说道:“始皇帝巡视天下,曾经两次来到塞外阴山之南。仅仅为了抵御匈奴,似乎说不过去。
  
  可能野史是真,始皇帝的想法天马行空,不同于其他帝王。他可能将冀州鼎,埋在了这里。
  
  这里离开当年的匈奴王廷不远,南望长城,北望阴山,还是古冀州的范围。始皇帝将冀州鼎埋在此处,镇压胡人气运,于情于理都说的过去。”
  
  李扬眼睛亮的怕人,声音颤抖的问道:“鼎呢?”他生怕完颜卫霍说鼎不在这里。
  
  完颜卫霍指指石室中间的一张巨大的土炕,慢腾腾走了过去。
  
  这张土炕高达六尺,显得很是古怪,甚至还修有台阶。
  
  “大鼎,就藏在土炕里?”李扬明白了。
  
  完颜卫霍点点头,“鼎太大了,高过四尺,宽三尺余,怕是有三千斤重啊。老夫当年无力搬运,只得造了一座土炕,将鼎包裹起来。”
  
  李扬上前敲敲土炕,下令道:“小心敲开土炕。”
  
  众人一起动手,很快,一座巨大的青铜大鼎就出现在眼前。虽然鼎上沾满了灰尘,可光看这鼎的气势,也足以令人肃然起敬。
  
  李扬上前摩挲着大鼎,触摸到的冰凉却让他心中一片火热。
  
  他轻轻拂去上面的尘土,露出古老的图案。但见鼎身上一面刻着山川大地,一面刻着符号一般的文字,一面刻着花鸟鱼虫,一面是个大大的怪兽,八足八尾,虎头,看上去有点像是个“禹”字。
  
  李扬不懂考古,但他一眼就能看出这个鼎极其古老,那种厚重无比的沧桑古远气息,根本无法遮掩。
  
  造型大气堂皇,刻画行云流水,图案高古玄奥,化繁为简,悠悠渺渺,蕴意深邃。
  
  雄浑古拙,犹如天生,自然而然,苍茫近道。非有大匠开山取铜铸造,得天时地利人和之功,加以数千年时光浸润,无以至此也。
  
  李扬不由想到《道德经》中的一句话: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
  
  用来比拟这座巨鼎,当真恰如其分。
  
  就算是没有见识的乡下老农,也能看出此物年代久远,贵重非常。只要是有些见识的读书人,都能判断此鼎绝对非同小可,必定有着极大的来历。
  
  就像完颜卫霍一样。之前李扬还不但断定是九州鼎之一。可是现在,他认为此物应该就是冀州鼎!
  
  李扬能被崔秀宁挑选为弟子,当然是他本来就识字。他虽然是寒士家庭出身,世代耕读,却也算读书人,见识还是有些的。
  
  关于虞夏的神兽(图腾),有人说是蛇虫,有人说是熊,无知点的说是龙,也有人说是虎。但莫衷一是,不像商人崇拜玄鸟(凤凰),周人崇拜龙那么明确。
  
  而现在,李扬看见这个鼎,推断夏人的神兽应该就是虎。
  
  “李兄,这就是那什么九州鼎?”颜隼问道。
  
  李扬神色神色很是激动,“俺不敢肯定,主人主母必是知道的。以俺看,应该就是了!”
  
  他还有句话不好说出来。大王一称王,先是传国玉玺,再是这疑似九州鼎的古物,这应该不是巧合,乃是大王受到到老君护佑,天命攸归,无可辩驳。
  
  “此物非同小可,必要到手。”李扬暗暗想道。
  
  可是这古鼎估计不下三千斤,很难出去带走。就算能带走,这么大的目标也瞒不过有心人。一旦被元军查获怎么办?
  
  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先将东西掩埋起来。等到大王日后恢复了北方,再挖掘出来。
  
  只能这样了。
  
  至于完颜卫霍和他的族人,对不起了,只能全部杀掉灭口。
  
  想到这里,李扬的目中露出阴冷的杀意,手摸向刀柄,准备下令将这三十二人全部斩杀。
  
  包括孩子。
  
  这男人是个阴险毒辣的特务,他手上也沾满了鲜血,怎么可能有妇人之仁?
  
  谁知完颜卫霍人老成精,老东西早就在留意李扬的神色,此时见到李扬忽然气色不对,立刻毫不犹豫的跪了下来。
  
  “万望先生饶恕孩童性命!他们可是一无所知!”说罢砰砰磕头,还对着颜隼等人磕头。
  
  颜隼心中不忍,万分为难的对李扬说道:“李兄,这…”
  
  这些女真人虽然和他非亲非故,但毕竟算是族人,眼看就要被李扬杀人灭口,他实在不能无动于衷。
  
  李扬似笑非笑的手抚刀柄,“完颜老先生,俺是真不想食言。可这古鼎事关重大,我等一时半会又无法带走。为了不至于走漏风声,不得不行此下策啊。还请老先生莫怪才是。孩子么,其实也不痛的,一刀下去就没有知觉了。”
  
  完颜卫霍似乎早有对词,他赶紧说道:“先生多虑了。此鼎老夫为何不献给蒙军?因为他们不配!他们是老夫的死仇!老夫宁愿这个秘密永藏地下,也不愿意献出。不然,老夫起码也能封个爵位,这些族人也能够出人头地!这古鼎也不会在这留了几十年啊。”
  
  李扬想想也对。要是完颜卫霍将此鼎献出,一定会得到元廷的大大封赏。可是他没有。
  
  说明他宁愿带着族人向老鼠一样活着,也不愿意投靠蒙元,享受富贵。
  
  李扬笑道:“可我家主人得到此鼎,一样会献给大元皇帝博取富贵啊。”
  
  完颜卫霍一愣,“大元?”
  
  颜隼解释道:“就是当年的蒙古国,他们改称大元了。”
  
  “原来如此。”完颜卫霍叹息,“漠北夷狄,也配叫大元,当真荒谬。”他只知道蒙古大军占了中原,大金早就亡了,却不知忽必烈建元的大事。
  
  “你们将此鼎献给元廷,博取富贵,与我等没有干系,我等也无法阻止。但我等不能做这等事。”完颜卫霍说道。
  
  一句话,你们拿了东西献给元廷是你们的事,只要你们不食言就成。
  
  李扬的杀意仍然没有消解,“就算你绝不可能将古鼎献给大元,却完全可以再将这个秘密告诉其他人,到时我等还是什么都没有。”要不是看在颜隼颜仝的面子,他已经下令杀人了。
  
  他这个担忧,也很有道理。
  
  可是完颜卫霍却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不对。
  
  “你们不是元廷治下的人!”完颜卫霍忽然说道,“你们是宋人。不但是宋人,而且还是不愿意投靠元廷的宋人!应该也和元廷有仇!”
  
  他怎么知道?
  
  很简单。
  
  这里是元廷的地盘。如果李扬等人是元人,那就根本不用担心怎么运走古鼎。只要派人去见元廷皇帝,鞑子皇帝自然会派人来运,压根用不着他们自己运,功劳还是不会少。
  
  可是他们却说无法运走,那只能说明他们不是元人。既不愿意禀报元廷皇帝,也无法在元廷地盘上偷偷运走这么大的古鼎。
  
  那就只能是宋人了,还是不会投降元廷的宋人。因为一般的宋人,为了献鼎之功,完全可以罔顾宋人身份,投靠蒙元。
  
  李扬一愣,真的有点佩服这个老者了,竟然只凭一句话,就推测出自己等人不但不是元人,还是元廷的敌人。
  
  “你说对了一半,我等的确不是元人。”李扬笑道,“既然如此,那就更不能留着你们了。”
  
  说完就要拔刀。
  
  “且慢!”完颜卫霍站起来,“想必元廷已经和大宋为敌多年了吧?我等仇敌皆是元廷,老夫如何会告密?老夫宁愿古鼎落到大宋手里,也不会落在鞑子手中。先生要是不放心,可将那群孩子带到临安。”
  
  颜隼低声对李扬恳请道:“李兄,倘若古鼎真是冀州鼎,那他们就是有功之人,要不要放他们一码?”
  
  李扬道:“那如何保证他们不会将消息告诉别人?”
  
  颜隼想了想,“干脆派出一些人手,将他们押到临安,再送到东州。得到宝鼎本是大王的喜事,这杀这么多人,那就不好了。”
  
  颜仝突然跪下来,“李兄,兄弟担保他们不会告密,还请李兄饶了那群孩子。”
  
  完颜卫霍见到颜仝下跪为自己等人求情,不由愣住了,他难以理解。
  
  颜仝道:“老先生,俺也是女真人。俺和他都是。”他指指颜隼,“俺愿意拿性命为你们作保,要是李兄答应了,你们可千万不能告密。”
  
  “你也是女真人?”完颜卫霍大喜。
  
  颜隼道:“女真人不剩多少了,大多被鞑子杀了。俺如今也不算女真人,女真人算是完了。”
  
  李扬忍不住苦笑,“也罢。这样,俺派人送你们去临安,是死是活,就交给主人定夺。颜仝,你带十五个兄弟,送他们去临安。”
  
  “谢李兄成全!”颜隼颜仝一起谢道。
  
  完颜卫霍也感激不尽,他想不到,最后不但孩子能活命,大人和老人也能额外活命。
  
  去临安虽说生死未卜,但总比被人杀掉灭口强。
  
  “你之前用的鬼烟呢?拿给俺看看。”李扬忽然想到那个鬼烟。
  
  完颜卫霍不敢拒绝,赶紧找出两篓黑黢黢的干草,“就是这个。”
  
  李扬老实不客气的将鬼烟据为己有。
  
  李扬将古鼎用泥土封起来,接着命令所有人离开地下室,最后将台阶堵住,出口封死。然后在上面堆瓦砾石块。
  
  “将所有完好的屋子,全部烧了推倒,让这里再也不能住人!”李扬下令。
  
  完颜卫霍等人看着最后被毁掉的屋子,都是黯然落泪。
  
  直到第二天中午时分,最后的活儿才全部忙完。
  
  原本废弃的营房,此时彻底成了废墟。到处一片瓦砾,连个遮雨的地方都没有了。围墙也被全部推倒,再也不能防备狼群了。
  
  从今以后,应该不会再有行人商队会在这里夜宿。
  
  李扬分出了十五个人,由颜仝带队,“送”完颜卫霍等人离开。他们将经过锦州,回到葫芦岛,坐商队的船南下。
  
  完颜卫霍等人回望住了好几十年的废弃营地,无不泪流满面,依依不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