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开启了神秘复苏 > 第两百五十二章 背尸

第两百五十二章 背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薇的加入让原本极难实现抑制许默神秘复苏的办法有了更多的可能。
  
  秦老驾驶着鬼公交,负责在鬼墟中寻找墓碑所在的坟墓,罗有财则是监控和保护被裹尸布包裹的许默。
  
  坐在位置上的徐启苦思冥想着回忆第一次遇到那座墓碑的地方,或许那个地方就是适合埋葬下许默的坟墓。
  
  小薇双手怀抱住深黑石碑,秀眸不断地打量着裹尸布,她没有想到不可一世的许默竟然也会有一天躺在厚布中,生死未知。
  
  这不由得让小薇想起曾经在车上时,石年对许默的分析,漠视生命却没有彻底抛弃人性,拥有绝对的理智和变态的欲望。
  
  就在小薇看着裹尸布上印刻的人形轮廓时,脸上长有尸斑的罗有财那浑浊的目光瞄了一眼女孩,开口道:
  
  “没有想到,许默竟然还留了这一妙手,在你的身上。他当时选择救你时,恐怕就早有布局。”
  
  “不愧是张坚。”
  
  罗有财露出一个难看得跟僵尸般的微笑,笑得让小薇莫名地打了个寒颤。
  
  她不敢直视罗有财的目光,眼神胆怯地转移向另一侧,语气坚定地回应罗有财的话语:“无论他是不是有所心机,总之他救过我一条命,这条命是我欠许默先生的。所以,我一定要完成他的交代。”
  
  听到小薇话语的罗有财低沉地笑了起来,不知是在和车厢里的其他三人说,还是在和自己说。
  
  “张坚,本来就是一位充满魅力的人。像一个天生带着诅咒的厉鬼,他的诅咒便是所有人都会心甘情愿地为其赴死。”
  
  罗有财看向窗户外被黑暗笼罩的世界,若有所思。
  
  秦老年纪虽大,但驾驶鬼公交起来得心应手,就像是重新招呼自己的老伙计一样。
  
  秦老也懂得鬼公交里的规则,为了尽快找到那座适合埋葬下许默的坟墓,即便是路过可能存在厉鬼的车站,他都没有踩下刹车停靠,而是死死关闭车门,沿着眼前的道路开。
  
  “我记起来了!”
  
  一直在思索上次与许默、赵秀雅进入鬼墟的徐启猛地一拍大腿,激动地喊:
  
  “我记起来了,那个墓碑,是在一只哭坟的厉鬼所在的坟丘处得到的。”
  
  “哭坟的厉鬼?”
  
  秦老在听到徐启的话语后,神情微愣,手中把握方向盘的他陷入某个回忆中。
  
  “哭坟鬼......”秦老低声呢喃。
  
  罗有财显然要比秦老更快反应过来,他朝着小薇轻笑,意味不明。
  
  后者在感受到罗有财表现的未知意味时,身躯退了一步,心思难安。
  
  想清楚前因后果的秦老叹息一声,没有告诉别人他内心的想法。
  
  先是罗有财,再是秦老,两人神秘莫测的思想让徐启同小薇都摸不着头脑。
  
  沉闷的鬼公交车厢内,黑色显示屏上红色数字在“0”与“1”间浮动,裹尸布中的那位仍然是一根悬在众人脑袋上的利剑,随时都有可能落下。
  
  毕竟连秦老、罗有财都不确认处于诡异的许默会不会挣脱出裹尸布的束缚。
  
  徐启抬起头,认真地注视着。
  
  血红的数字骤然变成了“1”,象征着许默的状态,已经成为了一只真正的厉鬼。
  
  就在此时,罗有财猛地感受到被他怀抱在胸的裹尸布开始剧烈地摆动,凹凸起伏,似乎里头的东西想要挣脱。
  
  那个印刻在裹尸布的人形轮廓发出凄厉的哭嚎声,声音幽深直穿灵魂。
  
  裹尸布从内传递到外的温热,让罗有财脸色阴沉。
  
  难道这个诡异的东西都没有办法束缚住祂吗?
  
  正当罗有财束手无策时,一股墨汁般的浓郁黑色从里到外侵袭,阴冷的气息压下了躁动的炎热。
  
  原本灰色的裹尸布顷刻间变成了一块黑布。
  
  罗有财脸色一变,直接松开手,将裹尸布扔在身旁的座位上。
  
  他颇为忌惮这个宛如病毒蔓延的黑色,毕竟他不是秦明这位天生就是驭鬼者,与鬼共生的可怕男人。
  
  秦明,无论是哪个时代都极为特殊的存在。
  
  当然,制造这个杰作的人此刻就关在裹尸布里,即便如此也不安分。
  
  对于秦明的隐秘,罗有财也仅仅是听说过,却不知里头的门道,作为活了几十年的老人,他比谁都清楚有些人不可去知,不可去试探。
  
  这也是他为什么愿意给秦明面子的原因。
  
  打不过,也是真的。
  
  或许,他死后能跟这位驾驶司机掰掰手腕,但现在肯定是打不过的。
  
  罗有财心中思虑,同时也注意着裹尸布的变化,好在那墨色淹没裹尸布后又迅速地褪去。
  
  一记尖锐的刹车声,鬼公交的车体因为惯性猛地前倾又迅速恢复稳定。
  
  徐启、小薇,包括罗有财的目光都放在车的前方。
  
  车前不远处的荒野上,一座孤零零的坟丘矗立,坟丘的周围跪拜着一个个虔诚于死亡的朝圣者。
  
  这些人逝世时,脸上是悲苦与绝望,血泪的泪痕滑落。
  
  “滴答,滴答。”
  
  一具具僵硬“哭泣”的尸体,低耸着头,面朝那位身穿丧服,跪在坟前,僵硬不动的“人”。
  
  徐启颤声道:“祂就是那个哭坟的厉鬼。”
  
  秦明也在打量着远处荒野的丧服厉鬼,厉鬼的脸前挂有一块白布,可以清晰地看到白布上印有一个人脸。
  
  人脸的双眼空洞黑暗,透露着不祥与诡异,祂的嘴角向下,呈现出一种哭意,即便是观望也会想要有跟着祂哭泣的冲动。
  
  秦明内心清楚,这里就是徐启所说的,许默得到张坚墓碑的地方。
  
  他扭头看向徐启、小薇,开口道:
  
  “我驾驶着鬼公交,不能轻易下车。许默想要实施的这个禁忌办法需要满足两个条件,一个需要将他的尸体完整地放进坟墓中,第二个则是为他立碑,你们做好准备了?”
  
  罗有财嘴角玩味一笑,饶有兴趣地看着徐启和小薇两人。
  
  显然,作为四人中实力最为强劲的两名驭鬼者都不会去背负许默的尸体。
  
  徐启早在心里斗争许久,他咬咬牙,果断地主动道:“我身体里的厉鬼可以抵挡得住哭坟那个东西的诅咒吧?”
  
  说着,徐启目光灼灼地看向秦明。
  
  秦老神色认真地点点头,随即说道:“你当然可以,你们两个都是最适合葬下许默的人。一位负责背他的尸体,另一位则是安置墓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