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嫤冰 > 第240章 止言

第240章 止言

不想错过《嫤冰》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240章止言
  
  靳弘赶紧伸手在黄韦珊鼻翼处拭了拭,惊道:“竟然没气了!这些凡人的生命力怎会如此脆弱?我不过是稍微加重了些力道而已。”
  
  “喂,喂,醒醒你……”靳弘扶住黄韦珊的双肩用力摇了摇,低声唤道。
  
  黄韦珊依旧没有回应。
  
  靳弘心中大急,赶紧施法,将一团赤红色光晕凝入黄韦珊的体内。少倾后,黄韦珊幽幽醒来,抬眸见到靳弘,立刻一惊。
  
  “你不必如此,我走便是。”靳弘看了看黄韦珊,站起来转身离开。
  
  黄韦珊看着靳弘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后,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颈,暗咐道:她刚才明明已经昏厥了,怎么……该不会是……黄韦珊强撑起疼痛的身子挪至榻沿,静静凝视昏睡中的薛钊。
  
  “娘子,娘子……”门口蓦然传来篙臾的声音。
  
  篙臾是黄韦珊的贴身女侍,身材中等,岁数比黄韦珊年长一些。
  
  “何事啊?”黄韦珊问道:“你就在外面,我出来说。”
  
  篙臾本来是要进屋,但听黄韦珊此话,立刻在门口止步,见到黄韦珊出门来,才道:“娘子,我听说了件稀奇事。”
  
  黄韦珊将篙臾拉到院中,轻声问:“什么稀奇事?”
  
  篙臾低声道:“娘子,大娘子和二娘子得了怪病,现在她们的容貌变得可丑了。”
  
  “什么?”黄韦珊一惊,问:“何时的事?”
  
  篙臾笑道:“应该是前些时日。据说是之前瞒得好,后来被下人不小心撞破看到,这才传出来了。”
  
  “变成什么样子可知道?”黄韦珊问。
  
  “大娘子和二娘子的年纪不过就三十出头,可她们那副容颜就跟五六十岁的老妪似的。”篙臾眉开眼笑道:“以前大娘子二娘子欺负娘子你,现在可算出了口气。”
  
  “篙臾,你可不准这样说。”黄韦珊道。
  
  “为何啊娘子?想当初,主母因病离世,二娘子跟刚进门的大娘子她俩那样对你……”篙臾不满反驳道。
  
  “那是以前。”黄韦珊低声道:“这事可不能乱说了!”
  
  “娘子……”篙臾不明白黄韦珊为何要替杜灵云、付廷琳遮掖此事,不解的轻唤道。
  
  “你说她俩前些日就得了怪病,那阿郎为何没有告知薛宅所有人?你仔细想想,难道不明白什么原因吗?”黄韦珊道:“阿郎不喜将事情张扬,我们为何要让他不喜?”
  
  篙臾闻言,略略想了想,忙道:“娘子,是奴高兴过头了!只想着这事能替娘子你出口恶气,没想到这事若传出去,丢脸的还是我们薛家。”
  
  “对啊,所以,我们就装着不知晓便是。”黄韦珊轻声道:“不过,你倒是可以留心一下,这种怪病到底要如何才能治愈?”
  
  “啊?娘子,你还想着帮她们恢复容貌啊?”篙臾惊道。她家娘子是疯了吧!若是那两位无法恢复容貌,她家娘子岂不是可以得到阿郎独宠?这样的好事,她家娘子为何就不愿捡个现成呢?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明白吗?”黄韦珊看向篙臾道:“虽然,我读书识字没有馨怡姐姐多,但有些道理我还是懂。若是外人知道此事,你想想,在他们眼里,大娘子二娘子容貌有损,这薛宅中谁会获利最多?自然是我啊!难免外人不会流言乱传说是我对她们动的手脚。”
  
  “哦哦哦……”篙臾听完,大惊道:“奴愚昧,没有想到这些。娘子说得是,奴这就去让那些嚼舌的奴才们闭嘴!”
  
  “你去拿瓶药膏来,刚才我与阿郎玩耍时不小心跌伤了脸庞。”黄韦珊对篙臾道。她此时心中犹如梗着一根长刺,刺得胸口烦闷,因她既不能将薛钊被靳弘摔伤的实情向任何人和盘托出,又无法向靳弘讨要一个说法。
  
  “啊?你们是如何玩耍的,竟跌伤了脸?”篙臾一惊,拿眼看向黄韦珊。当她从黄韦珊的眸光中觉察出一丝尴尬后,慌忙道:“奴,这就去拿药。”
  
  我一个下人,干嘛去过问娘子和阿郎是如何玩耍跌伤脸颊的?我这不是作死么?篙臾一边匆忙跑开,一边在心里暗自嘀咕。
  
  黄韦珊凝视篙臾离开的方向许久后,才返回房中。她没有再坐到榻沿,而是坐在了桌几边,用手支着下颌,遥遥凝视榻上昏睡的薛钊,不觉陷入与薛钊相识的回忆中。
  
  薛钊成婚很晚,他迎娶主母李馨怡时已经年近三十,因之前在外经营产业,不时常回来,所以耽误了年华。薛钊虽然经商,可容貌姿态却十分儒雅,丝毫看不出生意人的精明和世故。她与薛钊相遇在一个雨天,那日薛钊带着怀有身孕的李馨怡外出游玩,但因临时有事便先行离开,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原本响晴的天气竟下起了大雨。加之马车离游玩的地方远,家仆跑去拿伞摔倒,导致李馨怡在雨中淋了许久。她正巧与两位姊妹同行,见到此景,赶紧将自己的伞借给了李馨怡,还好心的扶着她觅到一处小亭避雨。薛钊得知李馨怡游玩之地起了大雨,心急火燎的赶了回来,在小亭中将李馨怡寻到。那时候他唯一正眼看她就是为替李馨怡道谢时,过了之后,薛钊的目光就一直环绕着李馨怡。她在旁看着薛钊替李馨怡披上外袍、又替她拧干湿发艳羡不已,心中不由暗暗生出对薛钊的爱慕来。
  
  自此后,她便害了相思,日日都思慕薛钊。她的阿耶见她如此,不忍她煎熬,就到薛宅说亲,没想到薛钊一口就应承下来。后来,她才知道,她能嫁与薛钊完全是因为李馨怡感念她雨中提供帮助之故。后来薛钊来过她房中一回,便有了她的女儿梓蓉。而在她进薛家门之前,付廷琳已经嫁入,据说是薛钊生意伙伴的女儿。总之,她如愿以偿的进了薛宅,但是,终究不是薛钊所喜,因此很长时间她都像个隐形人一样待在薛家,好在李馨怡每次有什么娱乐都会将她唤上一道。她不喜读书,犹喜女红,因这女红做得极好,还被李馨怡时时夸赞……
  
  薛蕴房中。
  
  薛梓蓉盘腿坐在薛蕴榻边的大椅上,拿着一本书卷看得津津有味。
  
  薛蕴那夜跟着漾到墓雁山的杞花树下吹了许久的冷风回来后,又发了一阵热烧,退了后才稍显的精神些,导致月牙和鲁苒对于薛蕴的失血症如临大敌,每日都管束着她不允她再到院中吹风,不允她多动,甚至不允她多与人谈话。薛蕴拗不过月牙和鲁苒两人,只得妥协。好在近些日子,薛梓蓉跑她处很是勤快,来了之后,就朝她书房中钻,抔着书本看得十分入迷,甚至忘记吃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