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甘州八声 > 尾声:十

尾声: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县里成立了被服、皮革加工厂,制做出的皮货品质不好,刘元生想到了罗望的秘方,想找罗望谈谈,既担心遭到罗望拒绝,又拉不下面子,思前想后找到刘甲,刘甲痛快地答应亲自出面说服罗望交出秘方。晚饭后刘甲叫上林兰英和儿子来到罗家,罗望亲热地招呼着:“兄弟快坐,英子上茶,你这大忙人咋有空了,该不会是有事吧。”
  皮革厂第一批货出来时罗望去看过,他猜到刘元生会找上门,不料等来的却是刘甲。
  “真是瞒不过你,为皮革厂的事求到你了,给他们做个技术指导吧。”刘甲迂回了一下,他怕直接要秘方被罗望回绝。
  “你想的不是这个意思吧,要秘方就直说,在我面前用得着弯弯绕吗!人是会进步的,这个刘大县长懂吧。还有,刘元生为啥不来找我,小瞧我是不。”罗望捅破了窗户纸,拿出一张卡片说:“给你,光有这个还不够,跟我来。”他把刘甲领到厨房,说道:“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角落里有一个大水缸,木板盖上压了一扇石磨盘,罗望搬开石磨盘,揭开盖子说:“看看这是啥。”
  刘甲闻到一股淡淡的酒香,用马勺舀出一勺,看了看说:“白米发酵的。”
  “对呀,白米煮熟,发酵十天后,米捣碎,连同里面的水一道掺和到鞣制皮子的配料中,每十张皮子一马勺。”这才是我的秘方。
  刘甲看了看水缸,又推了推磨盘说道:“说你是奸商真心没错,怪不得多年来只见你弄白米,从不让人吃,还用这么重的磨盘压着,除了你,谁也搬不动对不!藏的够深呐。”刘甲抱着罗望双肩继续说:“哥,你救活了甘州的皮货产业,功德无量啊,我让县里通报表彰你。”
  “表彰就算了,其实我也很心疼,为这个断送了我娘,你送过去吧,我不出面,银行事情多,我顾不上。”罗望盖上了水缸。
  收缴银元、兑换人民币推行的很顺畅,罗望的变化,让李奇松了口气,他准备了一笔钱,和刘甲一同来到银行,才上台阶,就有人通知了罗望,罗望急忙迎出来,热情地说:“李书记快请进,有事你招呼一声我过去就是,哪敢劳动大驾。”把李奇让进会客室,同来的警卫员站在了门口。
  进门李奇没有立即坐下,紧紧地握住罗望双手说:“罗先生,你能放下私心,献出秘方,这是造福百姓的好事,贡献巨大,我代表区委、区政府,代表人民感谢你。”虽然就是一句官话,罗望从李奇眼中看到了诚恳,说道:“应当的,李书记快请坐。”
  坐定后,李奇从刘甲手里接过一个木箱打开说:“当年我们从刘老先生手里借了五千大洋,今天来一是谢你,二是还钱。”
  罗望亲自倒上盖碗茶双手递给李奇,笑着说:“李书记,这事我和刘甲都知道,那钱是大掌柜自己的,不属于银行,再说也不用还,你看墙上。”
  李奇扭头一看,发现墙面上挂着的镜框里是一幅字,写着“为人民服务”几个大字,落款是林之甫,右上角是自己当年写的那张借条,装裱的平平整整,李奇站起来走近镜框,凝望那张巴掌大小、纸质发黄的字条,鼻子一阵发酸,转过身已是泪流满面。
  韩起茂预先设想过逃离甘州的几种结果,唯独没有想过会自己会穷途末路,无论他是没想到亦或是不敢想,结果偏偏就是如此。
  他带着残部在戈壁滩上游荡了几个月,派出去打探消息的几拔人只有一个人回来了,就是他的侄子,带来消息说:“解放军大部队在甘州留守的有一个军,入城部队火炮有十几门,马克沁重机枪、轻机枪数量更多,其它县城也有上千人的部队驻扎,大部队在向肃州、瓜州推进,不出几天就能占领河西全境,各县的那些民团纷纷放下武器,交械投降。联系了几个事先布好的点,联络人一个也不敢见他,有的甚至是人去屋空,举家潜逃。”韩起茂带着残兵败将哪敢靠近城镇。
  一次,在平川里碰上解放军百十号人马的一支骑兵巡逻部队,刚一接触他们就被打散,仅剩的几十个人保护韩起茂逃离战场,再也找不到落脚处,只好带人辗转进了祁连山,像狼一样在山林里流窜,靠抢掠牧民的牛、羊、青稞维持了一段日子,发出的求救电报石沉大海。解放军入驻肃南县后,李奇把牧民组织起来成立了武装护牧队,在一支解放军小分队的带领下,昼夜巡视各牧场,韩起茂他们要抢一只羊、一头牛、一口袋青稞都要付出几条人命的代价。
  张掖专区下属的几个县相继建立了新政权,各乡镇干部全部派到位,村庄成立了农民协会、选举出村长,百姓的生活稳定下来,李奇腾出手,在各乡、镇、村拉网布点,自带着一支部队专门搜捕韩起茂。
  入冬前的祁连山进入了雨季,韩起茂他们找点吃食越发地难,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没过多久,在一个雨雪交加的夜里,李奇得到牧民发现韩起茂踪迹的报告,率领解放军、护牧队逼近韩起茂他们的宿营地。
  有的人就像野狼一样,能嗅出空气中生人的味道,危险来临时提前做出反应。
  夜幕降临,韩起茂随便吃了点东西,站在雨地里打了几个喷嚏,脸颊上的肌肉不停地抽搐着,突然觉得心惊肉跳,他预感到了危险,乘大家熟睡,叫醒和他同睡一个账篷的马生海、韩起成和侄子,悄无声息地钻进林子,埋伏下来。
  解放军展开包围时,马生海想开枪示警,韩起茂按住了他。
  午夜,几百号人齐刷刷地举起火把,一时间“放下武器,缴枪不杀,”的怒吼声响彻山谷。小马下达命令:“上马,杀出去。”士兵们却扔了枪支、解下战刀,举起双手投降了。韩起茂乘乱钻进了密林,马生海、韩起成和他的侄子死心塌地紧紧跟了上来。李奇清点人数时发现没有韩起茂,审问小马和几个当官的,也说不上所以然,韩起茂凭空消失。
  李奇让吴燕山带着一支小分队在靠近祁连山的村镇继续搜寻,自己带大队人马回城布署土改,他打算利用一个冬天的农闲时间完成土改。
  两个月过去了,时不时的有马家军残兵抢劫路人、进村就食的消息传来,
  吴燕山他们抓捕了不少马家军的逃兵,就是没有韩起茂的任何消息。
  年关将近,李奇又要到各县检查工作,他撤回小分队,把吴燕山调回身边,搜捕韩起茂的事就暂时搁置下来。
  吴燕山心存疑惑,觉得这不是李奇的行事风格,瞅了个李奇空闲的时间问道:“李书记,小分队撤回来韩起茂乘机祸害老百姓咋办?”李奇诡异的一笑并没有解释,旁边的秘书说:“老吴放心吧,李书记在打一场人民战争,人民战争你懂不。”吴燕山不懂,也没有再问下去。
  大满堡是当地的大镇子,老街边上有家叫孙记肉铺的老店,已传三代,到第四代改名为李记肉铺,据知道内情的人传言,几年前,孙老板给嫁不出去的瘸腿老姑娘招了个女婿,叫李三河,虽然是个独臂,却很能干,杀猪宰羊、剥牛吊狗样样精通,而且难得地实诚,从不像孙老板那样短斤少两,人送外号李老实,此后,生意竟比原来好了许多。孙老板看到女婿能顶事儿,把肉铺留给女儿,举家迁到了城里过逍遥日子。
  最近十几天,当地最大的董姓财东家的老妈子常到肉铺买牛羊肉,量还不小,李老实起了疑心,对女人说:“今天你站柜台,他家老妈子来了套套话,你这样说,……。”女人知道李老实的心思,说道:“放心,我就照你说的办,当家地,要是坐实了,你立了功,能回部队当官儿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