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他在逆光中告白 > 第18章 Chapter 20

第18章 Chapter 20

不想错过《他在逆光中告白》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chater20
  
  随你怎么想。
  
  这五个字萦绕在阮念初脑子里,形成了回音。直到洗完澡躺床上,她都还在思索,厉腾的回答究竟是肯定,还是否定。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没想明白。
  
  不过有另外三件事,她倒是明白了。其一,厉腾这个现任男友实在高冷。虽然七年前他也冷,但充其量只是座刀山,远没有到如今这刀山掉冰渣的地步。其二,厉腾对她果然很没兴趣。
  
  至于其三,就是在以上两大背景下,厉腾还能同意先和她交往解她燃眉之急,可见,他这个解放军救苦救难,实在是人民的好儿子。
  
  阮念初不由有些感动。心想,他既然雪中送炭,她自然也该慷慨解囊,占人家那么大便宜,报答一下也是应该的。
  
  琢磨着,她点开微信,给厉腾发过去一个一百九十九块的红包,备注那栏写着小小谢礼,不成敬意。
  
  过了大约五分钟,系统提示红包已被对方拆开。下一秒,厉腾也给她发了个红包。
  
  阮念初迟疑了会儿,把红包收了。
  
  点进去,两百块,比她发过去的刚好多一块。
  
  “”阮念初打过去一长串的问号。
  
  厉腾的回复只有一句话行贿受贿,知不知道贿赂军官怎么判
  
  “”香蕉他个不拿拿。交流好难。
  
  红包事件之后,阮念初就没再主动给厉腾发微信。她不找他,他当然更不会找他,两人的对话框往下一拉,全是空白。
  
  学习会那边的忙,她照旧去帮,碰见厉腾便笑着打招呼。他的回应一如既往的礼貌,也一如既往的冷淡,偶尔散会之后没事,就顺带把她捎回家。
  
  阮念初觉得,她不像他女朋友。她就是个蹭车的。
  
  不过也没什么不好。至少父母不再一会儿疑神她性取向有问题,一会儿疑鬼她会嫁不出去,给她安排一系列相亲流水宴了。
  
  工作日结束。
  
  周六早上,艳阳高照。这样的天气,很适合阮念初这种懒虫一睡不醒,闹钟响不到三秒,就被她一巴掌给拍成哑巴。她翻了个身,继续睡。完全忘了“约会”这事。
  
  九点二十分的时候,手机响了。她闭着眼,看都没看就摁挂。
  
  刚挂,又响,她再挂。
  
  对方锲而不舍。
  
  直到手机铃第八次响起时,阮念初忍不住了。她暴躁地低吟一声,抓抓头,一把捞起枕头上的电话。看眼来点显示,没有姓名,只是一长串陌生的数字。
  
  扰人清梦,她很想知道是哪个二百五大周末还这么缺德。于是滑开接听键,拧紧眉,握紧拳,努力克制骂人的冲动“哪位”
  
  听筒里那位二百五的声音,音色极低,冷冷的“现在几点钟。”
  
  短短五个字,惊醒梦中人。阮念初懵了。再下一瞬,她扭头看向墙上的挂钟,九点四十五分。然后,她的懵神变成了尴尬。
  
  “对不起。”她承认错误承认得很快,接着坦诚道,“我忘了。”
  
  厉腾不和她废话,“我给你十分钟,洗漱下楼。”
  
  闻言,阮念初的眸光闪了闪,说“十分钟那不是化妆的时间都没有。”虽然不是正经谈恋爱,但约会还是要打扮一下的吧。怎么像集合跑操。
  
  厉腾说“不用化。”
  
  她还是很迟疑,“可是,我觉得那样不太好。”
  
  “阮念初。”他叫了声她的名字,语气痞冷,隐约不悦,一句话就反驳回去,“你还有哪副丑样我他妈没见过”
  
  阮念初霎时无语。
  
  想想也是。当年在柬埔寨,她成日素面朝天蓬头垢面,都敢跟他睡一个屋,现在有什么不敢妆是画给别人看的,他都不在意,她还别扭个什么劲。
  
  于是她刷完牙洗完脸,从衣柜里随便抓了条裙子换上就下楼了。
  
  吉普车停在门口的路边。
  
  阮念初拉开副驾驶室的车门,坐进去,动作连贯,姿态熟稔。她啧啧原来蹭车的次数一多,人脸皮都会变厚。
  
  厉腾还是老样子,抽着烟,冷漠的脸上没任何表情。
  
  她低头,边系安全带边随口说“上午好啊厉队。你准备带我去哪儿”声音懒懒的,嗓门天生偏甜的缘故,柔和时,带出几分撒娇意味。
  
  厉腾侧目看了她一眼。
  
  他认识阮念初时,她只有十九岁,他对这姑娘最深刻的印象,是那副妖冶勾人的裸浴图,其次,便是她那张漂亮的脸。那时她话不多,他话更少,两人之间不怎么交谈,以致于,他直到今天才意识到她嗓音很独特。
  
  太媚了。
  
  一轻声,能酥进人骨头缝里。
  
  厉腾看向她的唇。浅粉色,两边嘴角上翘,是天生爱笑的唇形。他看了好一会儿,视线才转回正前方,“郊区。”
  
  阮念初皱眉,不解地问“去郊区干嘛”春天还能去踏青,夏天去能做什么
  
  “去了不就知道。”厉腾随手掐灭烟头,发动了汽车。
  
  今天的天气果然很好,一路晴朗,万里无云。
  
  厉腾带阮念初去的地方,准确的说,是位于云城郊区的一个小镇,距市区有近六十公里。他们十点出发,到时,已经过了午饭的点。
  
  厉腾停好车,随便选了家馆子吃饭。
  
  两菜一汤,味道不算多好,倒也不至于差。阮念初今天早饭没吃,正饿得不行,唏哩呼噜就干掉两碗大米饭。
  
  填饱肚子以后,她拿纸巾擦擦嘴,对他真诚地说,“这家店的厨子手艺,一般。”
  
  厉腾瞥了眼她面前一粒米不剩的饭碗,叫来服务员结账,“下次换别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