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美人如玉之小玉妃 > 第十一章 病从口入进行时

第十一章 病从口入进行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十一章病从口入进行时
  
      就算不算第一个流掉的孩子,小玉儿这也是第三胎了,居然现在才找太医问孕妇养生之道?陈贤不是陈闲,不会连这点的话都听不出来,小的时候那种龌龊的宫廷秘闻听多了,也早知道自己被送进太医院迟早要面对这一天。只是陈贤有些不明白的是,一般这种事都是宫妃之间的内斗,或者各家内院里大妇小妾之争。福晋独宠后院十几年如一日,到底谁那么不开眼的能让她惦记上了?
  
      只是小玉儿端着茶杯却是细细的问着,并不把话挑明,陈贤倒是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如实回禀。心里却在回想这几日传了身孕的人里,到底哪个比较可能。一般来说,和她最亲近的十二福晋是最不可能的,不过倒)小说www.m一定,听说武英郡王的一个庶福晋也有了身孕了,莫不是这个?十二福晋和她交好,为她出头?可是武英郡王府上的庶出子女又不是第一个了,哪能这个就特别让人看了青眼?正胡思乱想着,小玉儿却换了话题,开始询问孕妇的禁忌起来,比如什么东西应该避开,不然极易造成流产,什么东西不能多吃,会早产。问的陈贤背后冷汗津津。这正话反问的,等于是把话给挑明了。
  
      陈贤拱手:“福晋,奴才可是外伤的大夫,这……”
  
      小玉儿却是只是低头吹了吹茶水,慢慢的品茗了一口,这才放下了茶杯悠悠的道:“听说陈太医是个好学的,以前在宫外没条件的时候就自学了不少师门外的,这些年在太医院更是如鱼得水,在很多方面不比其他专精的太医差了。”
  
      陈贤顿时背后一阵冷风吹过,福晋在太医院原来不止放了自己一个钉子?
  
      小玉儿看着陈贤额头上冒冷汗的样子,心里却是有些好笑。这些都是巴特尔给的情报,小玉儿毫不客气的拿出来用了。
  
      倒不是说不相信陈贤,而是毕竟这个钉子埋进去后,便从来没动用过,这一埋就是近十年,准备动用之前总是要敲打敲打的。不然谁知道这个钉子到底有没有生锈?还好巴特尔传回来的消息,这个陈贤还是个可用的闪亮亮的新钉子,甚至他还自我打磨过了,相当的锋利。
  
      陈贤是个好学的,不然不会在父亲这辈绝了行医的本领还能另外拜师重拾家族旧业。师父专精外科,他跟着师傅也成了跌打接骨的高手。师父不会的,那就自学,在太医院浩瀚的病例书海中,后宫得天独厚的条件中,也被他琢磨出了门道,也成了妇科高手。不过这一切陈贤却是秉承着不当出头鸟的原则,低调低调再低调的深藏不露,连自己的徒弟都没说过,居然还是被人知道了。陈贤心中庆幸着自己是一早就投靠过来了而且从没想过改换门庭。
  
      小玉儿见敲打完了,也就不再继续说下去了,免得敲打过头让人觉得过分了,那就是得不偿失了。便更细致的询问了一些可能导致流产的物品。
  
      陈贤这会却是更仔细的回道了。
  
      这会不像现代,各种化学原料化学名词很容易就让人理解这个是容易流产的,这类药品因为含有什么所以孕妇禁用。但是却也是有自己的一套。南北朝时《本草经集注.序例.诸病通用药》就有记载可能引起流产的药物41种。事实上深宫内院甚至有很多不外传的秘方,不起眼的地方就能让人绝育,小产,早产,完全是防不胜防。但是陈贤因为爷爷一辈英年早逝,祖上流传下来的却只剩下各种传说而无药方。只是这些年来的研究倒也是颇有心得。只是陈贤研究的是怎么避讳让孕妇不流产,而小玉儿想要做的却是怎么把孩子流掉。
  
      所以怎么说医者也会是个好杀手呢?这救人和杀人往往是一线之隔。
  
      小玉儿和陈贤这么一聊却是眼界大开。大玉儿如今还是怀孕早期,要弄掉这个孩子却是方法无数。
  
      如今交通不发达,加上和明朝是敌对状态,女真走出那白山黑水之间时日尚短,满洲孕妇的禁忌还远远不如关内汉家女子的禁忌多,至少满洲姑奶奶不知道孕妇应当慎食荔枝。但是这荔枝本来就是娇贵难以保鲜,想弄来也不易,所以小玉儿倒不去想了。但是陈贤举出的所谓使用彩釉漆器等物件容易流产,虽然成功率不若麝香红花高,但是贵在隐蔽,甚至孩子流掉后还不知道因何而起。
  
      小玉儿想起后世的新闻,倒是马上领会到了,这些器皿若用来装食物,倒是可能引起人血铅超标,只是如今满洲崇尚自然野性,实用节俭,这彩釉漆器却是昂贵的货物。但是这倒让小玉儿有了新思路。
  
      “这孕妇可能食用松花蛋?”小玉儿问陈贤。
  
      陈贤茫然的看着小玉儿,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奴才才疏,不知福晋所称何物?”
  
      这回轮到小玉儿茫然了,她记忆里这松花蛋应该是明朝年间就有的东西,在后世某国评选最恶心的食物,皮蛋名列第一,结果该国被皮蛋发源地的人讽刺,历史还没皮蛋长,却只会妄加评论。为何陈贤却是茫然不知?
  
      小玉儿又问道:“那是否听说过皮蛋?”
  
      陈贤依然茫然,小玉儿皱着眉想,莫非这个时候皮蛋还是小地域的品种?还是有什么其他名称不成?便向陈贤形容松花蛋的做法和外貌,结果陈贤却是恍然:“原来是江浙一带流传的变色蛋吗?这还有松花蛋这样的别名吗?”
  
      小玉儿囧囧有神,原来这个时候松花蛋叫做变色蛋如此简单明了一目了然的名字吗?而且小玉儿以为这松花蛋的产地是在松花江畔才叫松花蛋呢,居然是在江浙一带才是源头?猛然又想起高邮的鸭蛋,倒是又觉得合情合理了。
  
      “就是这个,不知道有没有听说是否孕妇忌用?”小玉儿却是知道过皮蛋因为含铅过高曾经被很多国家禁止进口,后来才开发出来了“无铅皮蛋”,就是正常人都不能多吃,吃了要铅中毒,更何况是孕妇呢?
  
      陈贤却是皱眉想了半晌。这东西一来只是在江浙一带流行,关外甚少出现,奴才却是不知是否应当避讳。
  
      小玉儿却是笑了:“若是陈太医都不知道,那这里怕是无人知道了罢?”
  
      陈贤只是拱手:“奴才亦不敢肯定此物有效。”
  
      小玉儿不以为意:“这有没有效,得用过才知道。”说完却是有些诡异的笑了笑。陈贤连忙低下头,却是当做什么都没看见。陈贤却也看出来了,小玉儿这只是在把自己当做了询问对象,却不一定是要自己去出头了。结果他刚这么想,小玉儿却是笑道:“陈太医的医术高明,却总是藏着掖着也不好,过分谦虚可就是自满了。不如让其他大夫也知道一下陈太医出色的妇科技术吧?”
  
      陈贤连忙答好,心里却是有些紧张了,难道这睿王是要让自己走向前台了。小玉儿心里有了计较,和陈贤又聊了几句便放他离开了。陈贤刚关了门,屏风后却是转出一个人来,仔细一看却是巴特尔。
  
      “那个皮蛋有用?”巴特尔自然知道小玉儿准备对大玉儿下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一向秉承只做不问的原则,所以倒是没有问过原因,而是积极的帮助小玉儿做前期准备工作。
  
      “也不知道,因为这个也得是食用过度才能出效果。但是宫里这个却是极难的,所以得从其他方面入手。”小玉儿却是站了起来,亲手给巴特尔倒了杯茶。巴特尔一开始还会站起来推脱一下,如今却是习惯了,只是站起来受了,便又坐下。
  
      小玉儿却是看着巴特尔饮了茶,这才答道:“这东西在关外难见,要献上去却是有些难,恐怕得动用一些人。”
  
      小玉儿没有明说,巴特尔却是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人,倒是皱了下眉:“这个孩子这么重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